君子识花

2019-04-29 08:53:29 来源: 极速快3 作者:□甘联露

家乡的镇区后面是峡谷,流水淙淙,繁花似锦。那时母亲年轻,牵着我的小手行走在河石砌成的古道上,前往舅舅家做客。她在山里出生,对植物司空见惯,我却无比好奇,东张西望,逐一询问花草名称,远远超出她的认知范围。

长大后,我跟随小伙伴们进山砍柴、拗笋、采蕨菜……穿行林间小径,走更远的路,看到更多的奇异花木和果实。家乡历史悠久,早在唐朝时期,民团就在渡口击败黄巢的前锋部队,宋朝建盏产业兴盛,民间文化底蕴深厚,涉及植物的童谣、民谣、俚语、谜语、歇后语、俏皮话、快板和顺口溜等内容浩如烟海,载体是水吉方言,老百姓口口相传。走在路上,我们触景生情,随口朗诵。

“春子花(杜鹃花),春二娘,妹妹去嬉(游玩)冇衣裳,七姊妹,挑(针织)袜瓮(腿饰),挑来挑去一般般,打锣打鼓去岑山……”以漫山遍野生长的鲜红杜鹃花开头,描述爱美的贫家姑娘。

“夏胡榔,冇腹肠,正月开花,二月黄,姊姊嫁白马,妹妹嫁凤凰……”从酸甜实心野果胡颓子引出婚嫁趣事。

“铁头岩,开白花,上窑(玉瑶村)妹子真卓佳(漂亮)……”铁头岩指长在山路旁的檵木科高大灌木,花瓣细长,素白雅洁,如果皮肤不小心割破,鲜血淋漓,立即采摘它的嫩叶嚼烂,敷贴在伤口处,马上止血愈合。

“远觑像官署,近觑像打虎,老虎拉屎磨盘大,老虎拉尿卖到下四府(福泉等地)”,我们看到山道旁的“杏子”(油茶籽树),必定联想到榨油坊。我家乡以前归建宁府瓯宁县管辖,茶油是大宗土特产。

“拿鱼人,吃鱼味;讨柴人,烧柴碎”,渔夫只敢稍微尝一点鱼的味道,樵夫厨房里烧的是劈柴时溅出的碎屑,哀叹养家糊口的艰辛。

“……今着(今天)妹妹拜别哥嫂下楼台,好比鹦哥出笼来,以后伓(不)要哥来骂,嫂来咧,金轿来杠我伓来,银轿来杠我伓来,要等后门铁树开了花,妹妹自己到你厝里来”,这是父母去世后,脾气倔强姑娘的负气话。

“金豆子(野生金橘),金灿灿,做人新妇做得难,行鼎(灶)前,火钳尾,行鼎后,筅把蔸(竹锅刷柄),行饭桌,臭馊饭,行茶桌,臭馊茶,奶(娘)呀奶(娘),我伓(不)哇(说),你伓晓,我来话,你肉疾(心痛),膀蹄鸡角(婆家给的猪腿、公鸡)你伙人(你们)吃,拳头巴掌我来挡”,这是昔日童养媳哭诉遭受家庭暴力。野生金橘颗粒小,略带苦味,腌制食用能够减轻咳嗽。

“红桶子,装白饭,泥里住,打转转”,谜底是“萌糍”(荸荠)。“冬瓜没奈何,拿瓠子来虐”,找弱者出气。“吃榛子”,威胁要用指关节叩击儿童脑袋,以惩罚其故意捣蛋的行为。“吃菇的”,形容狂妄、作死、不听劝阻等,因为野生蘑菇煮熟后,味道鲜美,但是可能会把人毒死。

为了适应升学考试,家乡少儿都学习全国统一的基础文化知识,持续四十多年,历经两代人的努力,现在的青少年已经听不懂本地话了。随着老人们一个个离世,全凭口述的无文字民间传统文学也逐渐消亡。

少小离家,乡音未改。故乡的山水草木铭刻在我心中,回忆起来感到亲切,偶尔动笔,形成文字稿,但是相对于家乡的人文历史,只能算九牛一毛。把水吉方言的口头文学,转换成现代汉语的书面文章,我非植物学家,无法准确写出花果的正规名称。“春子花、夏胡榔、铁头岩、萌糍……”它们的学名到底是什么呢?

休息日到郊外散步,在乡村教师的住宅外面看到人工种植的奇花异卉,遂驻足欣赏。主人兴趣浓厚,陪在边上共赏,介绍花名,如数家珍。哇!知识渊博的学者隐居乡间?幸会,幸会!其人窃笑,掏出手机,点击小程序,对准花朵拍照,屏幕上顿时显现出相应的图文资料。我遇到的难题迎刃而解。

[责任编辑:谢志源]